In the Media

Sayuki has been getting a lot of attention from different media since her debut as a geisha. Her activities have been featured in newspapers, magazines, television and radio shows.

SINA Corporation(新浪网)

“洋”艺伎揭面纱 http://www.sina.com.cn 2008年06月30日14:18 金羊网-羊城晚报   日本首位“洋”艺伎、澳大利亚女性菲奥娜·格雷厄姆在入行数月后,向日本《日本时报》记者讲述她的艺伎生活,以一个西方人的眼光,为人们揭开日本国粹———艺伎的神秘面纱。 入行学艺 格雷厄姆15岁来到日本。深爱日本文化的她于去年12月正式入行,成为日本首位“洋”艺伎,并给自己取了一个动听的艺名“纱幸”。“纱幸”的日语含义是“显而易见的幸福”。 按照惯例,艺伎出道前都要经历一段以学徒身份参加活动的实习期。实习艺伎的年龄通常不超过22岁。由于纱幸的年龄偏大,经过一年培训后,她跳过实习期直接入行成为一名艺伎。 然而,出道并不表示纱幸的培训期就此结束。事实上,一年的培训远远不够。纱幸说:“有些前辈直到90岁还会定期上课,并坚持每天的日常练习。” 艺伎的技艺训练包括茶道、传统歌舞、闲聊技巧以及传统乐器,例如击鼓和吹奏竹笛。 表演前的准备工作堪称一门技术,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耐心。和服的穿戴很复杂,仅内衣就得穿四层。腰带的扎法更是讲究,背上的小包袱无异于一件精美的艺术品。化妆技巧也不简单。纱幸说,面部妆容一旦出错,很难修改,只能重新来过。 艺伎生活 如今纱幸已经得到业界认可,但她表示不会放松对自己的要求。因为艺伎行业是“一个传统的行业,有森严的等级和严格的要求”。 艺伎的工作主要是出席一些特殊活动。她们应邀白天出席公开的茶道表演,晚上出席私人宴会。这种宴会大多在像“料亭”那样的高级餐厅举办,不过有时她们也会到私人寓所演出。 艺伎的出场费通常由出席宴会的人数和参加表演的艺伎人数决定。纱幸说,邀请2名艺伎出席一个2人宴会的最高费用为8万日元(约合756美元)。艺伎会应要求演奏乐器、表演歌舞,还会与客人聊天。 当被问及是否有艺伎在宴会后与客人发展进一步关系时,纱幸的回答表现出她作为一名艺伎所具有的交际智慧。她说,通常只有外国客人会提出无理要求。她认为,对女人而言,发生恋情实属正常,但这决不能跟工作混为一谈。 艺伎的收入颇丰,但开销也很大,主要花费是添置和服。和服以昂贵闻名,一件和服的价格可达到100万日元(9500美元)。纱幸十分幸运,她有一位朋友收藏有许多和服,送给她不少。 文化研究 作为一名社会人类学家和电影制作人,纱幸希望通过走入艺伎世界,更加深刻地了解日本文化。她告诉记者,今后会把自己的艺伎生活写成书、拍成纪录片。她已经完成了好几部与日本社会相关的著作和纪录片。 《日本时报》29日援引纱幸的话说:“我已经研究过一些关于日本的课题,做艺伎很不错,因为很少有艺伎发表对这个行业的观点。加入艺伎馆的部分原因就是希望获得第一手的研究资料。” 毫无疑问,被视为日本国粹的艺伎的确是人们了解日本文化的重要通道。纱幸说,艺伎出入日本最顶级的场所,身着最精美的和服,参加最豪华的盛宴,最熟练地掌握日本的传统歌舞。 尽管不少人认为现在艺伎行业正走向衰落,但与大多数人观点不同,纱幸对艺伎文化的前途非常看好。 刘贞妮(新华社供本报特稿) Source: http://news.sina.com.cn/w/2008-06-30/141814094253s.shtml